安踏又双叒被狙击!斐乐批发商变直营店?安踏称不便回应

作者:懒人 发布时间:

是不方便的丽水对安踏体育(02020)的袭击并未停止。

7月11日上午,着名的卖空机构Muddy Waters Research发布了关于安踏的第三份报告。在本报告中,丽水认为安踏体育已经伪造了Fila品牌(FILA)的财务数据,声称安踏已将批发商变为直销店,并再次提及上一份报告中提到的两份卖空报告。问题——安踏控制的经销商称他们为“子公司”。

7月11日,安踏体育开盘下跌0.59%,但此后上涨超过3%。截至发稿时,安踏体育上涨2.36%至每股52.000港元,最新市值为1407亿元。

作为回应,“新京报”记者打电话给安踏体育,另一方表示目前回复不方便,可能会在稍后公布一则消息。丽水询问的Fila品牌是否是直接存储问题,另一方表示回应不方便。

=

溺水机构表示,安踏体育没有参加北京叮当和北京济源鼎运动

谁是苏伟青?泗水再次质疑安踏体育控制经销商

在这份报告中,丽水质疑安伟体育经纪人苏伟青与安踏体育的关系。

根据公司的查询,苏伟青是安吉体育在北京的一流经销商,北京济源圣宝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济源”)的主要股东,实际控制人和最终受益人。在第一份卖空报告中,丽水指出,2017年,北京济源的销售成本创纪录的人民币5.766亿元,相当于上市公司销售额的3.45%。

丽水声称已经采访了安踏的四位前高级经理和一位主要经销商的前经理。其中三人说安踏控制了北京济源。早在北京济源之前,苏伟青就是丁家(安徽)鞋业北京销售分公司的负责人,该公司也是上市公司结构以外的私营公司。

根据公司的支票,苏伟青是安踏(福建)鞋业有限公司北京办事处的负责人,该公司负责总部业务的联络。目前的状况是“非正常家庭”,成立于2002年10月16日。

丽水说,2003年,有报道称搜狐与安踏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双方在会上发起了“安踏100人雅典欢呼组”,上传了苏伟青的照片,文字“安踏(中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经理安踏(中国)全文上市公司的子公司。换句话说,苏伟青是安踏的一名员工。

这与安踏在招股说明书中所说的不一致。安踏体育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除经销商外,苏伟青先生与本集团,董事或高级管理人员,股东或其各自的联系人无关”。

泗水机构表示,安踏体育此前表示,Fila品牌都是直营店

Shushui说,安踏商店是欺诈性的,并被另一个卖空机构质疑

在报告中,丽水表示,苏伟青控制了46家Fila商店,但安踏体育声称拥有所有Fila商店,也就是说,Fila品牌都是直营店。记者致电安踏体育投资者关系办公室。另一方表示直营商店回应并不方便。

丽水质疑安踏在其所拥有的商店总数中存在财务欺诈,并增加了Fila商店的数量,从而以欺诈手段报告了Fila的财务数据。

安踏体育的在线Fila商店位置显示该品牌在北京拥有42家门店,在河北省拥有52家门店。但是,国家市场监督局的记录显示,2018年,Fila在北京只有一家分公司,河北省没有分公司。

通过实地调查,丽水发现位于北京爱琴海购物中心和其他商场的北京济源(北京)体育用品有限公司和北京崇文门新世界购物中心实际上是由Fila经营。商店。但这两家公司,安踏体育没有参加。

事实上,这并不是Fila商店第一次被质疑商店数量和数据欺诈。 5月30日,Killer Whales的创始人兼首席信息官Soren Aandahl在2019年的Sohn香港投资论坛上质疑安踏的公司治理及其品牌的激烈收入不稳定性,并在去年给予安踏的收入和净利润约15%的折扣。让。

根据Aandahl的数据,根据2018年和2019年的净利润,安踏的市盈率分别为22.9倍和17.8倍。今年的安踏目标价为32.93元,因此相信安踏的股价已下跌34%。

根据2018年年报,安踏体育的收入达到241亿元,同比增长44.5%;净利润为41亿元,同比增长32.87%,创造了安踏历史上的最佳表现。安踏体育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丁世忠在公开场合披露,Fila在2018年的贡献超过100亿元,这是对安踏增长贡献最大的品牌。

然而,该公司没有透露Fila的具体收入和其他数据,仅在2018年12月31日披露,安踏在中国大陆,香港,中国,澳门和新加坡的Fila商店总数为1,652。截至2017年底,共有1086个家庭。与此同时,安踏体育预计,到2020年,公司所有品牌的平均增长率将达到15%-20%,而FILA,FILA KIDS和FILA FUSION的平均增长率预计将超过30%。

“虎鲸”抓住了这一点,并认为Fila在中国大陆的收入并不透明。目前,Fila主要以中国大陆的直销为主,占比高达80%。根据Fila在韩国批发渠道的收入,Aandahl得出富达在内地的收入约为51.16亿元人民币,比安踏先前的87亿元人民币指数高出41%,这确定了安踏夸大了Fila。内地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