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岁婴儿在贵州省贵阳市医院患艾滋

作者:懒人 发布时间:

8月9日上午,在贵州省贵阳市第五人民医院的一间病房里,两岁的伟伟(化名)躺在一张白色的床上,身上盖着卡通棉被,头上身上插着管子,药水正一滴一滴流入他的体内。

自2017年10月28日,因误食苹果入院至今,伟伟先后转了多家医院,做了两次手术。

但远比手术致命的,是他感染了艾滋病病毒。

因为免疫力下降,伟伟手术后留下的伤口恢复比较缓慢。

伟伟为何会染上艾滋病?父亲赵豪(化名)说,儿子确证(专业术语)感染艾滋病毒以后,他和妻子以及直系亲属,包括保姆都抽血做了检测,均没有问题,因此他怀疑孩子是在贵阳市儿童医院住院治疗期间感染的。

7月7月27日,贵阳市卫生计生委官网就 贵州省贵阳市两岁婴儿患艾滋 一事进行了情况通报,通报中说,经对血液安全及医务人员、科室、使用器械等调查,均未发现异常情况。

之后,贵州省卫生计生委成立了复核组,在四名国家专家的指导下开展复核工作。

通报说,受核查组职能和流行病学调查手段的限制,且距患儿可能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时间较久,核查组无法从相关当事人和医护人员中获得更有价值的线索,目前仍未能找到感染源,要求贵阳市卫计委继续全力查找感染源。

2015年,46岁的赵豪和34岁的妻子唐艳(化名),选择到贵阳市妇幼保健院(贵阳市儿童医院与贵阳市妇幼保健院两块牌子,实属一家医院)做试管婴儿。

一年后的2016年6月初,唐艳在贵阳市妇幼保健院顺利产下儿子伟伟。

伟伟的到来,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无限欢乐,赵豪考虑到自己和妻子要上班,担心孩子的外婆一人带孩子照顾不过来,就在外面请了一个保姆帮忙照料。

赵豪说,伟伟自出生后一直很健康,到一岁零四个月前,伟伟会叫爸爸妈妈,并开始练习走路,一家人其乐融融。

伟伟有个习惯,喜欢在睡觉前喝牛奶。

2017年10月28日中午,伟伟吃过午饭,误食苹果。

到了午睡时间,外婆准备给伟伟喂奶,发现伟伟嘴里有苹果,就让他吐出来,没想到,伟伟出现窒息,随后被紧急送到贵阳市妇幼保健院抢救。

伟伟当时入院的病历本载明,伟伟入院时神清,精神稍软,反应可,咽充血,扁桃体肿大,未见脓点及疱疹,面色及口唇发绀,双肺呼吸音粗,未闻及干湿啰音,心腹及神经系统查体无特殊,双足及双手未见皮疹,医生诊断伟伟的病情为支气管炎、支气管异物?脑损伤?从单位赶到医院的赵豪,以为孩子神态清醒,应该问题不会太严重。

可伟伟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治疗,病情突然加重,被送进贵阳市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

进入重症监护室后,伟伟第一次离开家人的视线,每天家属只能通过医生转述,了解孩子的病情。

赵豪记得医生当时说,伟伟肺出血,这个病死亡率非常高,达到95%以上, 你家娃娃命大,肺出血死亡率这么高都没走。

2017年11月21日,医生同意伟伟出院。

回到家以后,家属发现伟伟的精神特别不好,而且呼吸不正常。

11月23日,伟伟再次被送到贵阳市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救治。

这次住院,伟伟一直住到2017年12月7日。

期间,伟伟先后经历过纤维支气管镜、气管插管等有创治疗,而且还有过一次输血史。

贵阳市儿童医院把伟伟入院前抽的血样再次检测,结果还是阴性,疾控部门通过血检,也只是疑似,所以并没有确证伟伟感染艾滋病毒。

为了救伟伟,重庆医科大附属儿童医院为伟伟做了喉气管成形术,医生从伟伟的肋骨处取出一根软骨,植入喉管,将梗阻处撑大,保证喉管通畅。

10天后,伟伟突然出现呼吸衰竭,医生连夜为伟伟做气管切开术。

今年3月15日,没有拔管的伟伟被家人接回贵阳。

赵豪卖掉了母亲的房子,用于还医治儿子欠下的债务。

伟伟的恢复情况并不理想,家属当时以为是孩子年龄小,可两个月后孩子出现了持续低烧的状况。

6月1日,伟伟被送到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通过血检,伟伟的HIV抗体依旧呈阳性。

赵豪说,之前在重庆他们不是很重视,一是没有确证,另外他们夫妻俩检测都没有问题,但孩子这次检测还是阳性,就引起了家属的高度警觉, 是不是因为感染这个病,加上又没有及时对症下药,导致孩子免疫力低下,病情恢复才会这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