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狙击的安踏:三次交手浑水公司 13个月内已被沽空3次

作者:懒人 发布时间:

国内领先的服装品牌安踏(Anta)被该公司短缺。

7月11日早晨,卖空机构Muddy Waters Research发布了安踏体育用品有限公司(安踏体育,02020.HK)的卖空报告的第三部分,称投资者无法相信安踏的FILA品牌。商店数量。安踏体育当天中午也发布了澄清声明。

截至发稿时,双方已经进行了三轮比赛。在过去和未来,该公司质疑安踏的财务数据,经销商独立性,欺骗投资者,FILA商店的数量等。安踏也发布了澄清公告。

回顾三次,除了第一份卖空报告外,安踏体育的股价在7月8日下跌超过8%,随后两份报告的影响略微减弱。截至发稿时,安踏体育报每股每股52.60港元,较该公司于7月8日发布的第一份卖空报告前的开盘价(54.39美元/股)低3.29%。

第1轮:丽水质疑安踏的财务数据和经销商独立性

7月8日上午,丽水公司发布了安踏体育的卖空报告,质疑安踏体育的财务状况严重不值得信任,秘密控制大量经销商,并通过金融操纵提高利润率。

据报道,丽水已经证明,安踏体育秘密控制了27家经销商,其中至少25家是一线经销商。安踏声称该公司的主要交易商是独立的第三方,这是谎言。安踏体育的高层管理人员经常将其经销商称为“子公司”。

报告一经发布,安踏体育就下跌超过8%,市值萎缩100亿港元。该公司紧急向香港证券交易所申请暂停。

7月9日上午,安踏体育发布澄清声明,否认丽水有关其指控,指出一些经销商称自己为“子公司”或“分公司”,以方便推广,而非法律界定。说来,这只意味着它是安踏品牌的一部分。

安踏体育表示,苏拉巴亚报告中提及的25家经销商独立于公司的任何关联方,并且没有相关的第三方;集团经销商拥有自己的管理团队,做出独立的业务决策,并拥有独立的安踏财务和人力资源管理职能,而且没有相互控制。

第二轮:泗水指责安踏为了个人利益而欺骗投资者

7月9日上午,丽水公司发布了卖空报告的第二部分,指责安踏体育在上市后不久进行了一系列交易,这使得丽水认为安踏体育内部人士故意欺骗外部投资者。价格是为了个人利益。此外,该公司还表示,2008年,安踏体育内部人员剥夺了该公司的优质资产——国际品牌零售业务,并试图隐瞒这一事实。

对于第二份卖空报告,安踏体育在中午发布了澄清声明,称董事会注意到丽水于7月9日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其中载有关于该集团过往公司交易的若干指控。委员会强烈否认报告中有关这些集团相关交易的指控,指控不准确且具有误导性。与此同时,安踏体育在公告中提到,公司保留对溺水及相关指控负责人采取法律行动的权利。

然而,一旦第二份报告公布,安踏体育的股价并没有大幅下跌,当天小幅上涨0.2%。

第3轮:丽水质疑FILA商店的数量

7月11日上午,丽水公司发布了第三批卖空报告,称投资者无法相信安踏的FILA品牌下的门店数量。

FILA是安踏体育于2009年收购的时尚运动品牌,并已成为公司业绩的主要推动力。今年2月,安踏体育在香港财务报告中透露,公司服装类别的表现主要来自FILA,其2018年的销售增长超过80%,导致集团业绩大幅增长。

根据安踏的2018年财务报告数据,在泗水涉嫌商店数量方面,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共有1,652家FILA商店,同比增长52家(比去年同期增加)为52家。 %。此外,安踏体育还表示,FILA商店的数量预计将在2019年增加到1800-1900。

针对公司卖空报告中FILA门店数量的问题,安踏体育11日也发布了澄清公告,董事会注意到Muddy Waters Capital LLC(Muddy Waters)于7月11日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其中包含有关FILA品牌在中国的零售业务的一些指控。委员会坚决否认报告中的指控,并认为这些指控不准确和具有误导性。

截至发稿时,安踏体育的股价未受第三次卖空报告影响,该报告报每股52.60港元,较上一交易日上涨3.54%。

袭击安踏体育

这是安踏体育在13个月内第三次遇到卖空机构的短暂时间。

2018年6月,卖空组织GMT首次发布了针对香港股票体育用品公司的卖空报告,涉及安踏,特步,李宁等企业。格林威治标准时间从五个方面挑战安踏体育,包括过度的营业利润率,现金或预付款,以及大量异常,涉嫌与收入合作,增加现金流,低库存与收入比,以及相对于库存的预付款。更高。

2019年5月,卖空组织Blue Orca发布了安踏体育的卖空报告,称安踏夸大了其品牌Fila的零售销售收入,而安踏的估值潜在下降了34%。

然而,安踏体育宣布的表现保持快速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