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天红维权 餐饮老品牌为何易陷商标被抢的坑

作者:懒人 发布时间:

“景天红想要在煎饼店做好工作,最后让其他人把我们告上法庭。”韩美君没想到的是他经营了近30年的餐饮品牌“景天红”。得到了诉讼。

今年6月,一位名叫景天红的商标持有人凤凰龙游品牌向法院提起诉讼,称凤岐龙游未经许可任意装饰店面和门。产品“景天红”用于销售产品,索赔20万元。韩美君意识到市场上还有另一个“京天红”商标。他必须在7月9日举行媒体吹风会,向外界解释原因。

韩美君是景天红品牌的创始人。 1991年,第一个景天红在北京的Hufang大桥开业。由于主要的北京 - 天鸿煎饼,这家餐厅店已经在虎坊广场上烧了20多年。老北京地标食品品牌。韩美君以一定的基础为“景天红”策划了未来:在现有11家门店的基础上,计划开设4家门店,并计划在未来向数百家门店开设50家门店。

然而,在6月,由于他涉及商标侵权案件,韩美军无意投入更多精力扩展商店。最紧迫的任务是解决商标问题。韩美君发现,2012年7月,刘开始密集蹲下“天天王”35类,30类和32类等国际分类。这也是刘先生起诉景天红搭档凤起龙游的基础。

韩美军告诉记者,他认为刘某的行为是恶意的,域名抢注,因此他将以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为由提起侵权诉讼,维护“景天红”品牌的合法权益。

李伟是谁?

打开中国商标网输入“京天红”三个字,会出现51条申请记录,其中涉及食品分类的分别有北京京天红食府,铁瓷(北京)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以及刘金雨等三位申请人。据悉,前两家公司为韩美俊关联公司,而刘金雨就是韩美俊口中的“恶意抢注者”刘某。

根据韩美俊的介绍,早在2009年10月,北京京天红食府委托商标代理公司申请注册了“京天红JTH”第43类商标,包含【备办宴席;饭店;住所(旅馆,供膳寄宿处);自助餐馆等】的商标,商标由“京天红”汉字拼音和图形组成该商标于2011年1月获准注册

中国商标网显示,刘某于2012年7月开始注册“京天红” 16类(钢笔),29类(食品油脂,鱼肉干等),30类(油炸蜜糕,蛋糕,糕点等), 32类(奶茶,无酒精果汁等),35类(人事管理咨询,广告等)以及43类(饭店,餐厅等)等国际分类。

两位申请人在不同的分类中均申请了相同字样的商标,双方互未有交集,直到2019年6月双方有了摩擦。商标持有人刘某最先维权,他认为京天红合作伙伴凤起龙游在未经自己授权允许情况下,擅自在其店面装饰,门头以及产品销售中使用“京天红”字样,于是他将京天红自营的马家堡店和与凤起龙游品牌合作的苏州街店告上法庭,并索赔20万元,目前该案件还在审理当中。

XX这也激发了韩美君的斗志:显然他是“景天红”的创始人,为什么他会成为侵权者呢?韩美君认为他是李伟,刘的“景天红”是李贵。在这方面,有人提出疑问:刘还申请了不同国际分类的景天红商标。韩美君能否启动跨类别保护?由于商标注册有45大类,只有驰名商标具有跨类别保护。

作为回应,韩美君回应说:“我们从1991年景天神厨的运作开始,于1996年转变为景天酒庄,包括生产油炸蛋糕。这是当前的事实。它只在范围内在我们注册了43个类别之后,另一方看到了一些漏洞并注册了其他类别,但这么多年的经营者都是我们,事实就是事实。“

韩美军还提供了额外的证据证明另一方是“恶意抢注”。据北京天虹律师周义侠介绍,刘某还蹲在“湖坊桥”和“地安门邱立祥”等商标上。

景天红也开始反击。今天,景天虹已提交了19份“景天红”商标注册申请,以免被恶意蹲下。另一方面,律师团队已向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提出建议。被恶意蹲下的商标无效和取消,所有申请仍在接受中。

进入维修区很容易。捍卫权利很难

事实上,这不仅仅是韩美君的景天红。在此之前,网上红蛋糕“宝大师”也推出了长期的“假冒行为”,因为该商标被擅自占地者蹲下并授权开店。其中。这两家公司遇到了同样的麻烦,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

韩美君也在反思。 “当时,注册商标的成本更高。一种注册费用超过3000元。此外,我们对知识产权和商标保护的意识薄弱。该机构告诉我们,43个类别的注册已经足够,所以我们没有进行其他类别。保护性注册。“

对于周义侠律师来说,商标权保护的难度也为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提供了机会。她介绍说,首先,维护权利的成本相对较高,商标权保护案件的撤销审查期约为一年。审查结束了。结论之后,有一个长期的后续商标行政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非法权利的成本很高,侵权成本相对较低;特别是在特许经营店,在维权过程中,我们需要为每家店铺进行证据保全,工作量和成本都比较高。律师进一步建议企业应注意商标保护。注册商标时,最好申请相关类别以避免恶意注册。